当前位置:

Enjoy出海 >

新闻资讯>

Facebook内容监督委员会选定首批成员

Facebook内容监督委员会选定首批成员
Enjoy出海小编  ·  May 7, 2020 3:27:06 PM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5月7日早间消息,Facebook周三宣布,该公司新成立的内容监督委员会的20名初始成员将包含一名前总理、一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和多位宪法专家以及维权人士。

 

这个独立委员会被外界戏称为Facebook的“最高法院”,它可以针对某条具体内容是否应该显示在Facebook及Instagram上这一问题,推翻由该公司及其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制定的决策。

 

Facebook在内容审核方面长期面临批评。例如,该公司曾经短暂删除了一张裸体女孩在越战时期逃离凝固汽油炸弹袭击的照片。此外,该公司也未能打击缅甸针对罗兴亚族和其他穆斯林族群发表的仇恨言论。

 

这个监督委员会将重点关注一小部分颇具争议的内容,包括仇恨言论、骚扰和人身安全等。

 

Facebook表示,该委员会的成员共在27个国家/地区生活过,至少会说29种语言,但其中有四分之一来自美国,而4名联席主席中也有2人来自美国。

 

这些联席主席将与Facebook共同遴选其他委员会成员,他们是前美国联邦巡回法院法官兼宗教自由专家迈克尔·麦康奈尔(McConnel)、宪法专家贾马尔·格里尼(Jamal Greene)、哥伦比亚检察官卡特里娜·博特罗-玛丽诺(Catalina Botero-Marino)以及丹麦前总理赫勒·托宁-施密特(Helle Thorning-Schmidt)。

 

其他初始成员还包括:前欧洲法院人权法官安德拉斯·萨乔(Andras Sajo)、互联网无国界组织执行主任朱莉·奥沃诺(Julie Owono)、也门活动家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塔瓦库·卡门(Tawakkol Karman)、前《卫报》主编阿兰·鲁斯布里奇(Alan Rusbridger)和巴基斯坦数字权利倡导者尼加特·戴德(Nighat Dad)。

 

Facebook全球事务主管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表示,该委员会的构成非常重要,但需要通过时间来逐渐赢得可信度。

 

“我不认为人们会说,‘哦,哈利路亚,这些都是优秀的人,他们会大获成功。’他们会在未来几个月和几年逐渐开始听取棘手案例,在此之前,任何人都没有理由认为这会取得巨大成功。”他说。

 

该委员会将立刻开始工作。克莱格表示,他们将从今年夏天开始听取具体案例。

 

这个委员会将扩容到大约40名成员,而Facebook承诺在至少6年时间内为其投入1.3亿美元。他们的任务是在Facebook的常规申诉程序难以发挥作用时,针对一些争议性话题制定约束性决策。

 

Facebook还可以向董事会提交重大决策,包括广告和群组等内容。该委员会还会根据案例决策向Facebook提出政策建议,而Facebook则需要作出公开回应。

 

委员会最初将关注内容删除案例,而Facebook预计其初始阶段只能处理“几十个”案例,仅占其预期处理量的很少一部分。

 

“我们不是互联网政策制定者,也不会把自己当成处理各种日新月异问题的某种快速行动小组。”Facebook内容监督委员会联席主席麦康奈尔说。

 

该委员会的决定必须在90天内做出并实施,但Facebook可以针对特殊案例要求30天的审查期。

 

“我们不是为Facebook工作,我们是希望向Facebook施压,改善其政策和程序,使之能够更加尊重人权。”Facebook内容监督委员会成员、互联网监督研究者尼古拉斯·苏泽(Nicolas Suzor)说,“我们不会天真地以为这是一项简单的任务。”

 

他表示,委员会成员对言论自由以及合适可以合法地限制这种自由持有不同观点。

 

自由派组织Cato Institute副主席约翰·桑普思(John Samples)赞扬Facebook没有删除一段经过修改的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的视频。萨乔则警告称,在围绕网络表达问题开展辩论时,不应该让“冒犯者”获得太大影响力。

 

一些自由言论和互联网治理专家表示,他们认为该委员会的首批成员构成非常多元,令人印象深刻,但一些人也担心美国成员占比过高。Facebook表示,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原因之一在于最近几年的一些最棘手的决定都来自美国。

 

“我觉得他们没有做出任何大胆选择。”电子前沿基金会互联网自由言论总监吉利安·约克(Jillian C. York)说。

 

缅甸科技民权社会组织Phandeeyar CEO杰斯·卡列比·彼得森(Jes Kaliebe Petersen)表示,他希望委员会能够应用更加深入的思维来解决内容审核问题,而不是像Facebook那样套用一套通用的社区标准。

 

联合国言论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大卫·卡耶(David Kaye)认为,当该委员会开始听取具体案例时,其效果将得以显现。

 

“关键问题在于,当与Facebook的商业利益相冲突时,他们是否会像法院一样直面一些可能影响决策或判断的问题。”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