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Enjoy出海 >

新闻资讯>

中国网络小说出海:老外也逃不开屌丝逆袭的套路

中国网络小说出海:老外也逃不开屌丝逆袭的套路
Enjoy出海小编  ·  Aug 22, 2019 2:37:33 PM

文/钟黛  编辑/陆泓

 

来源:DT财经(ID:DTcaijing)

 

2014年,美国人凯文·卡扎德因为失恋自暴自弃,甚至开始服用药品导致身体状况亮起红灯。但仅仅半年后,他就彻底摆脱了毒瘾。因为他在一个叫作“WuxiaWorld”(武侠世界)的网站上,连续追了15部来自中国的网络小说……

 

虽然魔幻剧情只是凯文的一面之词,但WuxiaWorld的影响力是真实存在的。2014年,华裔RWX(任我行)与两位朋友在美国搭建了网络文学(后称网文)译站WuxiaWorld.com。随后,他们集中了一批拥有多年经验的译者,把一部分高质量网文翻译成“英文熟肉”,供外国读者“食用”。

 

简陋的网站设计让美工看了沉默,前端看了流泪。但一年内,WuxiaWorld就收获了数以百万计的英文读者,网站的流量排名迅速窜升到全球第1378名(数据来源:Alexa)。

 

(图片说明:WuxiaWorld网站首页)

(图片说明:WuxiaWorld网站首页)

 

WuxiaWorld走红后,Gravity Tales、XianXiaDream、WuXiaLeagu等中国网文英翻网站纷纷上线。在RWX看来,中国的传统文化对于美国人来说太过深奥,网文的剧情不深但背景宏大,又带有一点中国味道——刚刚好。Quora(外国的知乎)上也有网友评价中国网文:“主角复仇和逆袭的过程非常爽。”

 

在这样的故事背景下,许多北美读者被中国网络文学的热血和想象力所吸引。为了给更多人安利自己喜欢的网文小说,许多拥有双语能力的读者也会自发组成“野生译制组”。于是,一条从读者到“在野译手”再到“专业译者”的进阶体系就此产生,译制网文的数量也开始增长。

 

需求不断膨胀,一部分网文作者也开启了“躺着赚钱”的模式。一名国外up主曾透露,自己为了先于别人看两章网文,花费了5美元。这种类似于B站大会员的增值服务收费不低,也难怪网络作家叶非夜、横扫天涯、囧囧有妖曾在朋友圈晒出“来自海外的七位数巨额稿费”。

 

随后,商业机构的入局再次加速了网文出海的专业化。2017年,阅文集团旗下的起点国际带着38本作品上线,而运营了3年的WuxiaWorld总共也只有35部在更作品。除了在作品数量上胜出,起点国际还为每一本网文重新设计了外观。相似的封面和字体将网文包装成了一个完整生态里的体系产品。

 

(起点国际网站界面)

(起点国际网站界面)

 

从WuxiaWorld到起点国际,中国网文在海外的意外走红倒也有迹可循。我们更好奇的是,中国网文到底是靠什么打动了一众外国人?在文化输出成为热门议题的当下,这个答案应该会给我们带来一些启发。

 

1

沉迷中国网文的外国人

都是谁?

 

先来看,中国网文打动了谁?

 

数据显示,如今WuxiaWorld已经有约480万的日均点击量,以及约51万的日均访客数量。加上Gravity Tales、XianXiaDream等站点,译站们组成了一个大流量入口。

 

如果日均点击、日均访客数量的概念比较模糊,那就用另一个数字来说明:起点国际的日均访问量、日均访客数分别为150万和20万。根据起点国际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起点国际拥有超过2000万访问用户。

 

相比起点国际,WuxiaWorld这类网站在版权资源上处于劣势,但先发优势让它们占据了更多用户。

 

为了搞清楚读者画像,DT君(公众号:DTcaijing)利用现有数据把这庞大的用户群体做了一次归类。

 

结果可以用一句话概括:译制网文的读者大多是来自于欧美地区,年龄在18-25岁之间的单身男性。

 

从地域上划分,英翻网文读者大多数来自于欧洲(29.8%)和北美洲(27.7%)。他们主要分布在美国(20.9%)、巴西(7.4%)、印度(6.7%)、加拿大(5.5%)和印度尼西亚(5.4%)。

 

从年龄和性别来看,入坑读者多为18-25岁、男性、未婚——这与我们常见的“宅男”特征十分吻合。

 

事实上,据DT君在网文爱好者聚集社区的观察,这些读者本就对轻小说、日本漫画等东亚文化类型接受度较高,在接触了带有中国色彩同时充满各种“套路”的网文后,能够立刻理解故事的核心、明白故事的逻辑。

 

具体分析被这些读者热捧的中国网文,就能知道到底是什么打动了他们。

 

2

国外走红的网文都有哪些特点?

 

东亚网文资源网站Novel Updates的数据显示,海外读者最多的十部中国网文拥有几大共同点:动作、冒险、奇幻、武术。

 

 

Quora上的网友用一个简单的故事逻辑概括了这些关键词:

 

第1章:我是无名之辈,我无知、贫穷,每个人都看不起我,没有女人爱我;

 

第222章:我是宇宙之王,我在3秒之内入侵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后台,我一边执行脑手术一边玩象棋,我开布加迪,我有百万拥趸,一个美丽、性感、有钱且强大的女人深爱着我。

 

这样看来,这种被叫作“爽文”的读物不仅在中国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国外读者也乐意为此买单。RWX说:“欧美读者对中国的都市文化缺少共鸣,他们不懂什么高富帅白富美。但刺激的冒险,加上一名(或多名)主动献身的异性角色,这样的内容充满游戏感,他们能瞬间产生共鸣。”

 

对于外国人来说,优秀的中国网文就像是一部快节奏的动作片。这部动作片里有逻辑紧密的古代背景和人物丰富的武侠世界。角色丰满的人物们并不拘泥于冷兵器时代的肉搏,又创造出了“转世”“修真”等概念。外国读者对这些陌生却让自己肾上腺素飙升的概念十分感兴趣。而当他们再看回日本漫画中轻飘飘的浪漫时,难免出现“贤者时刻”。

 

为了在更大的基础上找到外国读者的喜好,DT君统计了Novel Updates上所有网文的标签,找到了出现次数最多的20个标签。

 

 

看得出来,天下宅男的确是一家。网文的高频标签中,对主角一见钟情、浪漫的情节、忠诚的恋人、强大的恋人等,显然在营造艳遇。虽然从数据角度来看,以言情为主基调的作品并非外国读者最喜爱的类型,但在紧张的故事情节中插花式地加入言情内容,确实能给作品带来正向的积极作用。

 

另一部分标签,比如由弱变强、复仇、修真、转世等,也是中国爽文当中屡试不爽的套路和元素。这些特质最终成功地吸引到了外国读者的目光和流量。

 

通过这些文章,来自于中国的作者和世界范围内的译者把握到了外国读者的口味。但把这个现象反过来看,外国读者也依靠中国的出海网文,体会并理解了一些来自于中国的文化元素。

 

3

网文出海是另一种文化输出吗?

 

一炷香的时间到底是多久?“江湖”要怎么翻译?“有面子”是一种什么感觉?在翻译的过程中,译者时常要面对这种由文化独立性造成的问题。当译者把这些问题以一种正确的方式,把网络小说由中文翻译到另一种语言时,相当于给外国人开箱了一个加密的压缩包。

 

 

以更高的视角来看,我们也可以把这种开箱的过程叫作“文化输出”。从2004年,起点中文网开始向全世界出售网络小说版权开始,这种看似剑走偏锋但实际效果良好的输出方式,就给固定的一群外国人科普了数量可观的中国文化。

 

这是有别于官方形式的民间路径。

 

事实上,我们在文化输出方面做过很多努力,2011年,中国国家形象宣传片登陆纽约时代广场。这条宣传片从每天早上6点开始到凌晨2点,每天20小时共播放300次,连续播放了28天。传播效果无从得知,但在时代广场投放广告却成了一种形象宣传的定式。在此之后,上海、成都、兰州等地的宣传片纷纷登陆纽约……

 

除了时代广场上的广告,还有形式更重的孔子学院。到2018年底,中国在世界范围内已经建成了548所孔子学院,1193所中小孔子学院,学员数量达到187万人。

 

以上努力的成果难以通过数据来评估,但以更娱乐、通俗、轻松的方式来传递文化与价值,已经有很多成功的实例。

 

隔壁的日本就尝到了不少甜头。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日本利用动漫、游戏等娱乐形式,输出日本人的情感、价值观以及生活方式。

 

这种做法不仅输出了文化,也得到了实际的收益。据日本经济产业省《内容产业现状的课题》,欧洲播放的动漫作品80%出自日本,在全球的比例也占到60%以上。2003年,动漫产业就以年营业额230万亿日元成为日本第二大支柱产业。

 

种种事实都在说明,更轻、更接近日常生活的形式,更容易输出文化。相比底蕴深厚的传统文化、文学作品和艺术形式,动漫作品、网络文学和超级英雄需要的学习成本很低,也更容易打动人。

 

WuxiaWorld的创始人RWX曾表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欧美人最了解的中国形象是孙悟空。而他们了解、喜爱孙悟空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看了日本漫画《龙珠》。

 

现实略显讽刺,但实际情况的确如此。

 

网文可能还不是最适合输出文化的载体,但它至少打开了一个豁口,让我们意识到,这种更接地气的方式确实能收拢粉丝。

 

受此启发,我们还能有哪些发力点,这是更值得思考的问题。